以不刊登或刪除負面報道為前提,通過公關公司收取“廣告費”;該網數名高管、記者及兩家公關公司負責人被抓
  關註焦點
  IPO公司或上市公司為消除負面新聞,聯繫公關公司“討好”媒體,簽訂廣告協議,以達到“有償不聞”、“有償沉默”目的。
  一些媒體看中這個“商機”,以此為經營思路,當做創收“主業”,針對上市公司、擬上市公司為目標的客戶群,以不做負面報道為餌,招攬企業前來投廣告,變相收取“保護費”。
  如今,這種行為已成行業“潛規則”。其中,企業、公關公司、媒體三方獲利,而廣大股民和社會公眾喪失知情權,一些媒體將新聞報道作為逐利尋租的工具。
  9月3日,在公安部指揮下,警方在北京、上海、廣州、長沙統一行動,抓捕21世紀網總裁、總編和相關經營、採編人員及上海潤言、深圳鑫麒麟兩家公關公司負責人。
  9月3日,國內著名財經媒體“21世紀網”成為新聞主角。
  當日,包括21世紀網總裁、總編輯在內的管理、經營、採編人員及上海潤言、深圳鑫麒麟兩家公關公司負責人,因涉嫌重大新聞敲詐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
  據警方初步調查,21世紀網高管和少數記者,以21世紀網為平臺,以不報道負面新聞為誘餌,聯合公關公司招攬廣告客戶。凡是與其簽訂廣告協議的客戶,網站就不再刊登其負面新聞,或刪除已上網的負面報道。這種方式成為其經營思路,業內稱之為收“保護費”。
  另外,據涉案人向警方供述,21世紀網少數高管和記者成立公關公司,為來刪稿的企業運作,從中賺取差價牟利。
  業內人士稱,這種用廣告費換取“輿論安全”的行為,已經泛濫成災,成為IPO公司、上市公司與媒體之間的“潛規則”。
  21世紀網總裁等數人被抓
  內部人士稱,近百家正審核上市的企業都“被迫”與21世紀網簽訂廣告合同,來自社會及企業的舉報不斷
  9月3日中午,周斌在微博上轉載21世紀網當天一篇針對某上市公司的負面報道,並留言“刀鋒過處水無痕”。
  “21刀鋒”是21世紀網的品牌調查欄目,以挖掘揭露上市公司的違規行為見長。周斌是21世紀網總編輯。
  據內部人士透露,周斌當天下午還在單位開會,晚上就被警方帶走,此前未有徵兆。
  同時被警方帶走的還有21世紀網總裁劉冬、副總經理莫寶泉、記者王卓銘、夏曉柏等人,他們分別在廣州、北京、長沙等地被警方帶走。
  同日,上海潤言公司總經理連春暉、執行董事陶凱,深圳鑫麒麟公司總經理邢達等人也在上海等地被抓。
  當晚,上海市公安局對此事發出通報,業內一片嘩然。有財經記者在微博上稱,“原本已睡下,生生被震醒”。還有同行驚呼,“怎麼連21也這麼乾?”
  讓業內震驚的是21世紀網和兩家公關公司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21世紀網作為國內公認的三大財經媒體之一--21世紀報系旗下專業的新聞網站,2010年7月16日改版上線。網站總裁劉冬兼任21世紀經濟報道副主編,原21世紀經濟報道財經版總監周斌任網站總編輯,有自己的採編團隊。
  經過近4年發展,21世紀網日均點擊量超過200萬次,成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專業財經新聞網站之一。
  據內部人士稱,這次21世紀網涉嫌新聞敲詐被查,源自今年A股IPO重啟以來,近百家正審核上市的企業都“被迫”與21世紀網簽訂廣告合同,由此來自社會及企業的舉報不斷。
  警方通報稱,2013年11月以來,21世紀網高管以及部分採編經營人員,涉嫌勾結上海潤言、深圳鑫麒麟等公關公司,對數十傢具有“上市”“擬上市”“重組”“轉型”的企業進行新聞敲詐。
  收“保護費”免負面新聞
  財經公關公司會讓擬上市企業與21世紀網簽訂廣告合同,“通過這樣的手段叫我們封口,這叫‘拜山頭’”
  上海潤言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是專門服務上市公司和擬上市公司的財經公關公司,在同行業排名第一。他們的總經理連春暉及其丈夫、公司執行董事陶凱在9月3日在上海被警方控制。
  與上海潤言負責人一同被抓的還有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長邢達。鑫麒麟與上海潤言都屬於財經公關行業的佼佼者,深圳鑫麒麟同業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三。
  在21世紀網高管等人涉嫌“新聞敲詐”的過程中,財經公關公司被指扮演“掮客”。
  連春暉對警方交代,從2009年到2012年,新股發行呈爆發之勢,資本市場以日均數家或十數家企業的速度上市。這些企業在上市之前,新股首次發行(IPO)需經過證監會IPO審核、路演、股民投票等環節,一般有15%左右的企業不能通過上市。
  “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其正面形象。”21世紀網總裁劉冬供述,企業若上市將獲得巨額資金。花錢讓媒體在IPO期間“封口”,成為至關重要的環節。
  連春暉說,2009年之前,他們去競標IPO客戶公關服務,客戶關心的是他們的研究策劃能力、詢價推介能力;而從2009年起,他們再去競標,客戶第一句話就會問“你們和媒體的關係如何?你們能消除負面嗎?”
  也不乏IPO公司被媒體曝光負面問題,上市之路受阻。
  2010年3月15日、16日,21世紀經濟報道連續報道《蘇州恆久:天方夜譚式IPO》、《蘇州恆久核心專利為何遺失?》,揭露蘇州恆久上市過程中存在的專利虛假、利益關聯等諸多問題。
  對此系列報道,證監會要求核查。同年在創業板發審委第35次工作會議上,蘇州恆久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發申請再次被否,相關保薦機構和律師事務所也遭到相應處罰。
  據業內人士透露,一家新股上市時,所花費的媒體公關費用,最少要五六百萬,這對一些數千萬元資產的企業來說,苦不堪言。
  2010年7月16日,21世紀網改版上線。並確立了發展上市公司、擬上市公司為主要客戶群體的經營思路。
  “上級對我們網站的業績考核其中一條就是21世紀網要和70%到75%的新上市公司簽訂廣告投放合同。”劉冬供述說,為此,他也要求周斌、莫寶泉等人,在工作中體現網站利益的最大化。周斌和莫寶泉也是按照這些行業的行規和“潛規則”來處理各種負面新聞。
  劉冬說,21世紀網屬於國內一線媒體,為防止21世紀網報道負面新聞,財經公關公司會讓這些擬上市企業與21世紀網簽訂廣告合同,“通過這樣的手段叫我們封口,這個在我們行業的話也叫‘拜山頭’。”
  據劉冬、周斌等人供述,上市公司在他們這裡簽訂廣告合作協議,每年付費20萬至30萬元,IPO企業的合作協議時間則是從申請上市之日起到通過上市之日,先付50%,等通過上市後,付剩下的50%。
  劉冬和周斌承認,擬上市公司在IPO期間實際上並沒有廣告需求,他們甘願付費的目的就是“花錢消災”。21世紀網收了這些公司的廣告費後,一般就不會再刊登這些公司的負面新聞,以往已上網的負面報道也會從網上刪除。
  周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在上一輪IPO期間,幾乎每天經營部副總莫寶泉都會發郵件給他,告訴他哪些公司已與21世紀網合作,讓他傳達給編輯部,不要繼續刊登這些公司負面報道。
  周斌說:“有時候太多了,我也不會天天去看,因此還是會有些已簽合作協議的公司的負面報道被刊登出來。”
  對此情況,公關公司就會找到莫寶泉,要求他說明情況,莫再通知周斌,讓其立即把報道從網上刪除。
  “我們網站的行為就像收保護費一樣。”劉冬說,現在一家企業要上市,最少有500家媒體問他要錢,企業不給的話各種負面新聞就出來了,企業不敢不給。
  據劉冬、周斌、陶凱等人透露,在21世紀網的廣告經營額中,有一半來自上市公司和擬上市公司。僅上海潤言一家公關公司,自2010年至今就介紹數百家客戶給21世紀網,簽訂的廣告費達5000多萬元。上海潤言在其中提成10%左右。
  2012年至2013年度,因為A股IPO暫停,21世紀網調低廣告經營任務2000萬元,上海潤言也因此業績下滑近50%。
  “危機公關”交錢滅稿
  企業簽訂了廣告合作協議後,廣告經營部就會告訴周斌,合同已拿下,讓他指示編輯部從網上刪除該企業負面報道
  除日常的“拜山頭”付廣告費外,還有很多擬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被負面報道後找到公關公司協調刪稿,併成為21世紀網的客戶。
  對此,21世紀網總編周斌稱之為“媒體拿對企業的‘傷害權’作為經營之道”。
  周斌對記者說,對於那些拒絕或少投放廣告的公司,財經媒體就會去寫這個公司的負面。“潛臺詞很明確,就是你沒跟我合作我就寫你負面報道。這叫媒體的傷害權,通過傷害你來獲利。”
  據其內部人士透露,很多財經媒體,包括21世紀網在內,他們成立專門針對IPO公司的報道小組,挖掘這些企業的負面新聞。
  對此,周斌也予以證實。他說,21世紀網派記者撰寫負面報道刊發到網上,或者從其他地方轉載到21世紀網上,所涉公司看到報道就會通過公關公司與21世紀網合作。
  簽訂了廣告合作協議後,廣告經營部就會告訴周斌,合同已拿下,讓他指示編輯部從網上刪除報道。
  劉冬和周斌供述,他們在確定這些經營策略的時候,並沒有告知下麵的採編團隊,有很多記者辛苦採寫的報道刊登後,沒多久就被自己的網站刪除。
  記者王卓銘說,他有數篇獨家報道,刊發沒多久就被刪除,他為此多次去找周斌理論,獲得的說法多是這個公司與網站簽訂了合作協議,或者已是合作客戶,為了不傷害他們,只好撤掉稿件。
  “我們做記者的,覺得一個新聞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突然沒了,就感覺心裡特別不是滋味,而且還知道報社拿著新聞作品去換成錢了,更令我詫異和費解。”王卓銘說,後來這樣的事一而再,再而三,他也就麻木了。
  今年,21世紀網首席記者朱益民歷經一個多月調查,撰寫《祥雲飛龍借殼聖萊達,逆周期業績增長光環的謊言與危機》的報道,就在稿件即將刊發時,涉事公司通過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長邢達“公關”劉冬,劉冬最終指示網站不刊登這篇報道。
  據劉冬供述,祥雲飛龍原本就是廣告客戶,他對此也很糾結。一方面是記者付出心血採寫的報道,另一方面又要照顧客戶要求,後來祥雲飛龍追加70萬元廣告款,最終達成妥協。
  事實上,21世紀網多數記者並不清楚網站的這個經營策略,僅僅是在自己稿件被刪除後,才打聽到稿件的當事人為網站客戶。
  “我們把這種經營和採編思路限定在幾個高層之間,就是不想讓底下的人覺得你寫稿是為了拉廣告。”周斌說,他一方面承受著記者們的埋怨,一方面也要對記者保密。他們這麼做其實是對記者的保護,若記者介入這個過程,他們分分鐘都有危險。
  通過負面報道拉來的客戶,要比日常收“保護費”賺錢多。
  據上海潤言總經理連春暉說,遇到負面報道,客戶通過他們去跟媒體公關,價碼要按照報道涉及的內幕深淺,媒體抓住的把柄大小來算錢。
  據透露,上海有兩家公司被21世紀網掌握了負面內幕後,通過深圳鑫麒麟公關,花費近2000萬元,才將報道壓下來。
  記者克隆領導賺錢套路
  21世紀網記者王卓銘說,自己很多稿件被領導刪除,然後又獲知背後有領導操作,收取企業費用,慢慢心理就變得不平衡
  21世紀網高管們的經營思路,也影響了他們自身以及下麵的少數記者的新聞倫理。
  據警方透露,21世紀網總編周斌曾和負責經營的副總經理莫寶泉成立一公關公司,代替上海潤言等其他公關公司與21世紀網對接。
  周斌稱,他與弟弟周敏、莫寶泉成立創眾公關公司,若有企業因負面報道找到他,他就將該企業介紹給創眾,由創眾再與21世紀網談刪稿事宜,他們從中賺取差價。
  據瞭解,創眾在每筆業務中賺取十多萬元。一年多時間,周斌從該公司分得100多萬元利潤。
  同樣的手法,21世紀網個別記者也在克隆。
  21世紀網長沙記者站夏曉柏也成立富利公司,他尋找報道公司負面新聞,涉事公司找到他刪稿,他就將其介紹到自己的公司。
  王卓銘是2007年入行的記者,上海交大碩士畢業。大學畢業後,他被招進21世紀經濟報道,從事產業經濟報道。
  9月3日,王卓銘被警方帶走時,他正在家抱著一歲的兒子,“兒子當時拽著我肩上的衣服,不肯讓我走”,王卓銘對記者說。
  王卓銘說,他最初抱著新聞理想投入工作,也採訪過很多獨家報道,沒有想到自己現在卻成為犯罪嫌疑人。
  說起自己的變化,王卓銘說,自己很多稿件被領導刪除,然後又獲知背後有領導操作,收取企業費用,慢慢心理就變得不平衡。
  今年8月,王卓銘在採訪“聲廣健康”被人舉報做虛假廣告一事,王卓銘把自己電話留給該公司董事長陳曉,“當時我留一個心眼,如果他們看到報道,就會主動跟我聯繫。”
  果不其然,稿子見報後,聲廣健康董事長陳曉約王卓銘見面,提出希望將報道刪除,王則把他介紹給自己從事公關工作的小舅子孟垚。隨後王卓銘打電話給周斌,提出聲廣健康希望刪稿,願意出錢合作,周斌表示同意。後來,孟垚收取聲廣健康85萬元,付給21世紀網20萬元將稿件刪除,並給王卓銘12萬元。
  上海潤言、深圳鑫麒麟等公司將壓制負面、刪稿等工作稱之為“危機公關”。據警方初步調查,陶凱、邢達等人多次給劉冬、周斌送錢送物,希望他們在刪稿時提供方便。
  劉冬也是從業20多年的新聞人,對此他寫下悔過書。
  悔過書說,這種收“保護費”、投廣告就刪稿的模式,造成的危害無法想象。以上市公司為例,眾多股民參與其中,美好的願望是享受公司成長的紅利,但如果媒體不據實報道,或者故意隱藏敏感信息,誤導讀者,那擾亂的將是整個市場秩序,以及大量投資者的信心。媒體不僅不會成為推動者,相反成為價值毀滅者。
  “作為21世紀網站的總裁,通過這幾天的深深反思,在此向所有讀者,所有客戶致歉,再次深深地悔過和道歉!”
  記者獲悉,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涉案企業已達100多家。公安機關專門開設了號碼為“021-22029018”的報案電話,歡迎社會各界舉報犯罪線索。
  新京報記者 塗重航 上海報道
(原標題:21世紀網“有償沉默”利益鏈調查)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外燴

it37ithc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